当前位置: 首页 > 寄文箜墨 > 正文

<散文>手书无愧,不惧人间是非

发布时间:2018-11-11 13:56:00 点击:

 

计控学院185团支部王钲文

《第三十八年夏至》和《霸王别姬》是万中挑一的最佳拍档!

这是一首古风歌曲,歌词的前几句“芳草连横向晚晴,半城柳色半城笛,枉将绿蜡作红玉,满座衣冠无相忆”。让我想起了哥哥张国荣饰演的程蝶衣在万念俱灰之后踟蹰于一片芦苇荡之前的景象,凄凉感透骨地涌来,令人生畏。都说戏如人生,人生入戏。哥哥张国荣恐怕也如蝶衣一般入戏太深,以致于那纵身一跃是那么地洒脱豪放不羁。

周国平曾说真正优秀的人都是雌雄同体的。”也许你会惊叹于如此细腻的感情会从一个一米八的粗狂大汉口中说出,你可能会认为自认为这个人矫情脆弱的不堪一击,那好,你说对了,确实是这样,但是,总要说点什么,也总想说点什么,那就从这里开始吧!

歌曲的开头几句唱词传达出老唱片的味道,刹那间,时光流传,置身于儿时老家,最喜欢坐在麦秸杆堆成的谷堆上,或者是爬上粗藤条绑起的玉米秸秆上尽兴狂欢,将弱小的身体钻进秸秆内,低声细语,捉迷藏,纯真烂漫。那时候就觉得这样就很满足。可真的长大后发现,越长大越孤单,能自己快乐的越来越少,说话言不由衷,笑容渐渐变少,想要的东西太多,负重太大,贪婪使我们迷失了自我,一味地想要获取……几度回到老家,发现孩子们的眼中充满着笑容,却早已不是当年那放肆的玩乐,而是一双双盯着手机屏幕的眼睛,在《王者荣耀》中肆意妄为,童趣早已不知何处去。现实的窘迫让我更加思念过去。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对现实的畏惧逼迫着我想要回到纯真的过去,可对于过去的难以预料性又让我踟蹰难以向前。向往着身穿锦罗绸缎,手执一壶酒,足以慰风尘,跨越高山大川,寄情山水纵情于乐的生活,却畏惧孤身一人,客死他乡,进退维谷。

多想像歌词里一样静静和衣睡去不理朝夕,但这可真是痴人说梦。飞速的发展无穷尽的商业化让我们跟不上时代的步伐,我们付出的代价太大,成长的代价也太大,那些“看也看不到,去也去不到的地方”让我们久久不能忘怀,却只能在心底里重新构想那逐渐模糊着的画面。李荣浩的老街中“回头望一眼,已经很多年的时间”是心底的独白,当我们真正想要驻足回头之时却早已物是人非,空惆怅。

听着唱词逐渐入戏,想起了小时候姥爷最喜欢的就是听戏,听着听着就忘了吃饭,怎么叫也叫不动,只有我这个姥爷眼中的心肝宝贝能够将姥爷从那京剧的饕餮盛宴中唤醒吧。或许是自小在姥爷家长大的缘故,打小对姥爷养成了过度的依赖,出了事总喜欢跑姥爷家,也为姥爷添了不少的麻烦。现在回头想一想,空荡荡的房间,早已没有了生活的气息,人已去,物依旧,更是心生悲伤。前车之鉴,后事之师。希望日后,希望能够多多珍惜自己的的身边人,切莫人去徒悲伤!

       到最后我才发现,语言文字的真正作用在于记录生活,用文字表达自己的喜怒哀乐。虽然文笔很幼稚,但是记录自己的生活还是非常有成就感的,手书无愧,不惧人间是非,以此自勉,我心自有清风明月!

联系我们

地址:中国山东省烟台市莱山区清泉路30号

邮政编码:264005 电话: 0535-6902601

E-mail: jsjb@ytu.edu.cn

学院官方微信

学院官方微信

Copyright (C) 2015-2016 烟台大学计算机与控制工程学院